聊城太陽能發電
    聯係我們
    你的位置:首頁 > 聊城太陽能發電

    從“兩會”看中國能源政策走向:電改、新能源和煤電去產能

    2017/8/30 9:50:00      點擊:
    聊城新能源. 對於電改,政府工作報告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均將電力行業作為推進混改的重點領域,要求“邁出實質性步伐”,並特別強調“抓好”電力體製改革。在去年基礎上,我們認為今年將是電改第二個爆發期。涪陵電力、文山電力等電網係統售電平台將是最大的受益者;合縱科技、北京科銳等受益於增量配電市場放開的小市值、高彈性標的。
    對於新能源並網消納,政府工作報告首次將“棄風、棄光、棄水”問題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在經過高增長後,風電、光伏增速開始回落,“三棄”問題日漸突出,這一問題也已得到國務院高層的關注,在一係列體製和技術措施後,預期年內有望得到好轉。
    對於煤電去產能,國務院的態度堅決,提出今年“淘汰、停建、緩建煤電產能5000萬千瓦以上,以防範化解煤電產能過剩風險”。通過強硬行政手段,輔之以電改的市場方法,發電側去產能效應可以在短期顯現,煤電階段性惡化的經營狀況也有望觸底。
       >>>>一、抓好電改,電力行業混改要邁出實質性步伐
    政府工作報告特別提出,“深化混合所有製改革,在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等領域邁出實質性步伐。抓好電力和石油天然氣體製改革,開放競爭性業務。”
    電力改革是中國經濟體製改革的核心,更是中央政府強力推進的工作。新一輪電改自2015年推進已屆滿兩年,兩年間,改革從政策出台到局部試點,再到配套文件落地、大刀闊斧全麵推進,改革進程超出電力行業和資本市場預期。
    棄風(光、水)限電從形成機理上來說,是新能源出力與用電負荷不平衡,為保持電力係統穩定不得以而為之的行為。從這個角度分析,解決並網消納無非有兩種途徑:一是提高就地消納的比重、增加電力外送的規模;二是增加電力係統調節能力,包括增加調峰電源建設、火電機組靈活性改造、以及需求側響應等。
    對於內部無網絡約束的係統,新能源消納隻需滿足發、用電動態平衡和係統調節能力下限約束,“負荷+聯絡線外送功率”曲線與係統調節能力下限之間的係統調節空間,即理論上的新能源最大消納空間。
        但是,增加新能源並網消納不是技術問圖表題,而是體製和利益問題。政府工作報告也把解決機製的問題放在首位,這包括理順清潔能源與化石能源之間利益補償機製、清潔能源與電網之間利益、電源建設與電網規劃之間關係、輔助服務與調峰補償機製、跨區域電力外送利益協調、需求側響應、儲能參與調峰調頻支持政策、可再生能源配額製、電力市場交易機製等一係列問題。
       >>>>三、煤電去產能加碼,發電業績觸底反彈可期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要淘汰、停建、緩建煤電產能5000萬千瓦以上,以防範化解煤電產能過剩風險,提高煤電行業效率,為清潔能源發展騰空間。”
    根據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提出的目標,到2020年全國煤電裝機規模控製在11億千瓦以內。基於煤電產能過剩、電力規劃管理的要求,國家能源局先後下發《關於進一步調控煤電規建設的通知》、《關於促進我國煤電有序發展的通知》等文件,嚴控新增煤電裝機規模。
    去年底以來,國家能源局已經與20餘省份進行溝通銜接,將部分納入規劃、核準(在建)的煤電項目推遲到“十四五”及以後,並明確各省“十三五”期間煤電投產規模的控製目標。
    根據我們統計,國家能源局已經確定推遲、取消的新增煤電產能在1.6億千瓦以上,“十三五”後四年各省新增煤電裝機的上限在1.2億千瓦左右。